好心塞,遭遇孩子“被告狀”腫么辦? 2016-07-13 10:13

 

 

  小孩子愛告狀,這是家長們見怪不怪的事情,一般來說,面對自家孩子的告狀,很多家長都會采取“愛答不理”的態度,但是,如果遭遇自家孩子被其他孩子告狀,你還能夠淡然處之嗎?之前有很多家長向小編表示,面對孩子的“被告狀”著實很心塞,特別是大部分時候大家根本不知道如何處理才能既“袒護”得了自家孩子,又給告狀的孩子一個交待。于是,我們常常會看到這樣的景象:

 

  一、家長一聽到告狀就立馬開始充當“裁判”,但往往有失公允

 

  有些以成人自居的家長總認為自己有足夠的權威可以對孩子們的行為進行“指點”,所以,即使是自己的孩子“被告狀”,他們也會立馬站出來充當裁判。甚至為了證明自己的“鐵面無私”,做出讓告狀孩子信服的裁決,他們還會特別認真地向告狀的孩子了解情況。

 

  然而,就小編看來,這種看似公平的做法,實則對這些家長自己家的孩子卻是大大的不公平。因為,大部分選擇這樣做的家長,為了防止告狀孩子懷疑自己偏心,往往即使是在聽完自家孩子的申辯之后,依然會選擇相信告狀的孩子,并斥責自己家的孩子。

 

  這樣的結果有兩個壞處:1.讓告狀的孩子很有成就感,之后更頻繁地告狀。2.傷害自家孩子的心,甚至是給自己家的孩子做出一個風向標,讓他們也開始喜歡告狀。

 

    二、家長一聽自家孩子“被告狀”,就非常緊張地詢問他的狀況

 

  一些家長對自家孩子非常缺乏自信,不相信他能夠在矛盾紛爭中保護好自己,或者是獨立處理好紛爭。換句話說,他們在潛意識里一直都不太放心自家的孩子。一般詢問下來,即使是自家孩子有錯,這些家長也會非常“護短”。

 

  顯然,這樣的家長,雖然也能夠保護得了孩子一時,但卻很難讓孩子真正成長起來,或者是會導致他們對家長過分依賴。

 

  三、家長一聽自家孩子“被告狀”,先不論是非曲直,先關心別人家孩子

 

  謙卑,是我們中華民族幾千年流傳下來的傳統美德,所以,只要不是過于極端的家長,在面對別人家孩子和自家孩子的紛爭時,首先關心或者是擔心的,不是自己家孩子有沒有受傷害,而是別人家孩子有沒有受委屈,于是,不論是非曲直,首先就會譴責自己家的孩子。

 

  顯然,父母這樣的態度,從道德角度來講確實無可厚非,但是,若要說到教育的優劣,卻實在不值得驕傲,因為長此以往下去,輕則自家孩子會產生不被理解的委屈,重則有可能對家長產生信任危機。

 

  看到這里,想必很多家長要問了,既然“裁”也不對,“護”也不好,“批”也不是,那么怎么做才算正確呢?其實要小編說,最好的辦法就是“不攙和”。沒錯,就是不攙和,只要孩子之間沒有出現非常大的紛爭,而只是產生了一些小打小鬧的矛盾,家長完全可以遠遠站著,讓他們自己解決。

 

 

  不要以為小編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因為小編家里的珠珠,可也是“被告狀”慣了的。每次回老家,大哥家四歲的女兒都會不停在我耳邊念叨——

 

  “嬸嬸,我小弟把車(兒童車)推倒了。”

 

  “嬸嬸,我小弟把我的作業本撕爛了。”

 

  “嬸嬸,我小弟非要把門關住不讓我進。”

 

  “嬸嬸,我小弟......”

 

  說實在的,起初聽到這一句句有關我兒子的“壞話”,我的第一反應就是憤怒。我很生氣,為什么這個小女孩總是動不動就拿珠珠來說事兒?(好吧,我承認我可能屬于愛護短的家長。)而且更令我難以忍受的是,如果我不做出裁決,執著的小姑娘就會一遍又一遍地重復告狀的內容。不過好在我始終清晰地知道自己是個成年人,不可以和一個四歲孩子置氣,更何況她所列舉出的珠珠的累累罪行,很多也確實是我親眼所見,所以,一般我都會佯裝氣急敗壞地告訴她:“好,我知道了,我一會兒就去修理他。”

 

  后來想一想,大約正是因為每次都從我這里獲得類似于這樣的反饋,小侄女告起狀來才會越來越起勁兒。比如,有一次我們家族聚餐,一家人都在推杯換盞,觥籌交錯的時候,她突然大喊“嬸嬸,我小弟搶我的排骨!”再看珠珠,低著頭,明顯理虧的樣子。

 

  不管我心里多么想要向著珠珠,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我也只得“秉公處理”。只不過,我剛一喊“珠珠”,她奶奶就打斷了我,“小孩子鬧著玩的,你搭理他們作甚?”我一時沒回過味兒來。當然,我之所以急著“教訓”珠珠,還有另一個比較重要的原因——小侄女的爸爸媽媽,也就是我的哥嫂也坐在一邊,我怕他們心里會不舒服。然而,當我轉臉看向嫂子的時候,她居然也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大約是感覺到我看向了她,她還笑著跟我說了句,“甭搭理她,你越搭理她她越上臉!”

 

  納尼?難道只有我一個人把這事兒當事兒了?感情大家都不太關心倆孩子的戰爭?哦,對,倆孩子現在怎么樣了?此時我不由得把視線又轉回姐弟倆身上,沒想到,還沒等我裁決,倆人就已經和好如初,好像之前啥也沒發生過一樣......

 

  一直到聚餐結束,我都百思不得其解,為什么前一秒小侄女還在惡狠狠地瞪著珠珠狀告他搶了自己的排骨,后一秒兩人又變回了親密無間的好姐弟?那告狀是幾個意思?還有,婆婆也就算了,難道嫂子也不擔心自己女兒受欺負?如果“被告狀”的是小侄女,她也能這么淡定嗎?很快,準確說也就是第二天,我便得到了這些問題的答案。

 

  第二天,嫂子帶著小侄女又過來一起玩,兩個孩子在院子里拿著鏟子挖土,而我和嫂子則在一旁掰花生。沒多大一會兒,珠珠跑過來說,“姐姐搶了我的小鏟子。”顯然,他是想要來請求我們給他撐腰和出氣。沒成想,正當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嫂子先發話了“好,我們知道了,但是大媽和媽媽正在忙,珠珠自己先自己想辦法去把鏟子要回來好不好?”發現嫂子不幫忙,他又轉而眼巴巴看向我,我本來就不知道怎么辦,剛好嫂子又給了我臺階,所以我也只得說:“珠珠最有辦法了,自己去要回來好不好?”看他還不想動,我又給他做了一些提示,“找一個姐姐喜歡的玩具,看能不能和她換過來。”終于,好像已經找到思路的珠珠屁顛屁顛地跑了出去。

 

  “看把你緊張的,不就是孩子間告個狀嘛?”我正看著珠珠跑走的背影,嫂子開始了話題。

 

  “對啊,我還沒請教你呢?這么棘手的問題,你們怎么都那么淡定?就不怕處理不當對孩子造成傷害嗎?”

 

  “哈哈,其實你真是想多了,孩子的問題他們自己會解決,你越摻和反而越容易給他們制造干擾的。你看,昨天晚上你不理會月月(小侄女),他們不也是很快就和好了嗎?還有今天,你看,倆孩子不是又玩到一塊去了?”

 

  我往那邊一看,果然,珠珠已經成功換回了自己的鏟子,兩人玩得很和諧。“所以啊,別天天操那么多心了,有那功夫,還不如多干點別的事兒呢!”

 

  我不由得狠狠點頭,眼前這個女人,帶著農村婦女所特有的質樸豪放,我原以為她們整日勞作,對養孩子一定沒有我們這些念了很多書的人那么精專。卻原來,她們的智慧,都是從生活本身而來的,簡單粗暴,卻能更好地解決問題。這也就難怪,當我在為了孩子“被告狀”抓耳撓腮不知所措的時候,她們能夠那么從容淡定地勸解我呢!


返回
有心意 更有新意
豫ICP備13018668號
AV藏经阁网站在线观看